> 大连旅游景点优惠门票超值推荐! > 各大版主火热招募中!!

中国民间登山队尼泊尔遇山难 直升机前往营救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


  新华网加德满都5月15日电(记者何险峰 陈乔炎)中国驻尼泊尔大使馆工作人员15日凌晨对新华社记者说,中国一支民间登山队日前在道拉吉里峰遭遇山难,1名队员不幸身亡,4名队员受重伤。

  这支登山队13日上午全部登上道拉吉里峰峰顶,但在下撤途中遭遇大雾天气,30多岁的队员李斌不幸遇难。

  这支登山队由国内著名高山领队杨春风带领,共有8名队员。

  据记者了解,登山队后勤组14日接到杨春风从海拔7300米的营地打来的卫星电话,由于通信信号很差,后勤组只能断断续续得知,一名队员已经在下撤过程中遇难,登山队需要紧急下撤。但由于两名受伤队员已不能行走,登山队只得在7300米营地等待救援。

  目前,中国驻尼泊尔大使馆已展开紧急救助行动。15日6时,使馆已派出两架直升机前往道拉吉里峰进行营救。

  道拉吉里峰在尼泊尔语中的意思为“白色的山”,位于喜马拉雅山脉中段尼泊尔境内,东距珠穆朗玛峰约300公里,是世界第七高峰。

TOP


道拉吉里 (Dhaulagiri I, Dhalwalgiri, 8167),世界第七高峰

  四川新闻网 2010年05月16日 报道

  4月11日,到达尼泊尔加德满都

  4月14日,在海拔4300米处进行适应性训练

  4月19日,抵达海拔4750米的道拉吉里峰大本营

  5月13日,登顶下撤途中遭遇大雾,李斌不幸遇难

  5月14日,后勤组得知李斌遇难、登山队需要紧急下撤的消息

  5月15日,中国驻尼泊尔大使馆已派出两架直升机进行营救

  本报讯 (记者 盖源源)昨日凌晨,中国驻尼泊尔大使馆工作人员证实,中国一支民间登山队在海拔8167米的世界第七高峰、被称为“魔鬼峰”的道拉吉里峰遭遇山难,1名队员不幸身亡,4名队员受重伤。

  这支登山队由国内著名高山领队杨春风带领,共有8名队员,这些队员均具备攀登8000米级山峰的实力。据其中一名队员、深圳市登山户外运动协会副会长张梁介绍,全队4月11日到达尼泊尔加德满都,14日在海拔4300米处进行适应性训练。19日他们随中国登山队抵达海拔4750米的道拉吉里峰大本营。在4月底5月初的时候,由于山区有中到大的降雪,所以他们一再调整了登顶时间。直到5月13日上午,登山队才全部登上道拉吉里峰峰顶,然而在下撤途中因遭遇大雾天气,与张梁同样来自深圳的30多岁的队员李斌不幸遇难。

  前日,杨春风在海拔7300米的营地用卫星电话给登山队后勤组传来信息,尽管信号很差,但后勤组还是断断续续得知李斌遇难、登山队需要紧急下撤的消息。杨春风表示,由于其中两名受伤队员已不能行走,登山队只得在7300米的营地等待救援。目前,中国驻尼泊尔大使馆已展开紧急救助行动。昨日上午6点,使馆已派出两架直升机前往道拉吉里峰进行营救。

  昨日下午,记者联系了中国登山协会副主席、中国登山队队王勇峰,他表示目前正在焦急等待登山队方面传来最新的进展。“我们也是刚刚知道这个消息不久,现在我们无法联系上他们,只有等待他们通报救援的情况。”

TOP


道拉吉里峰巍然屹立

  世界第七高峰死亡率排第六

  海拔8167米的道拉吉里峰在尼泊尔语中意为“白色的山”,它位于喜马拉雅山脉中段尼泊尔境内,东距珠穆朗玛峰约300公里,是世界第七高峰。因其山势极其险恶,令人望而生畏,故有“魔鬼峰”的称谓。据相关户外资料记载,在登顶该峰时,突击营地与顶峰之间的路线充满了明暗交替的冰裂缝和悬垂的刃脊,攀登尤其困难。

  曾成功登上珠峰和海拔8201米的卓奥友峰的四川登山爱好者张少宏,昨日帮记者查阅了专业的世界高峰相关资料,他介绍说,在1989年以前,道拉吉里峰的死亡率是31%。1990年以后的死亡率是11%,这个死亡率在世界14个海拔8000米以上的山峰中排名第六位。

  本报记者 盖源源

  登山下山难 最怕暴风雪

  四川省登山协会副秘书长高敏昨日告诫登山爱好者目前正值登山活动的旺季,四川省登山协会副秘书长高敏昨日获悉中国登山爱好者在尼泊尔遭遇山难的消息后,表示十分惋惜。“这支民间登山队我不了解,所以不清楚他们的近况,但是如果说是下撤途中遇到大雾,那很可能发生滑坠,造成死亡。”高敏说,登山是一项高危险的运动,很可能面临天气变化、雪况等潜在危险,所以登山爱好者都要根据自身的登山技术量力而行,逐步提高登山适应能力。

  上山容易下山难

  高敏分析说,这支民间登山队在下撤途中遭遇意外,并不奇怪。“登山有句话叫‘上山容易下山难’。登山一般是在早上,那时候精力旺盛,但经过七八个小时登顶后,登山者的体力、能量消耗很大,会感到疲惫,这时候身体状况对下山来说就是个更大的考验。”在下山途中,高敏表示容易遇到多种情况,就登山的风险来说,“最怕的是遇到暴风雪。一般遇到都会就地选择躲避,利用带着的保暖物品,待暴风雪小些后再行动。”高敏说,这支登山队遇上大雾,也是非常天气状况,“大雾容易迷路,另外加上体力透支,可能发生滑坠,造成身亡。”一般来说,在登山过程中身亡有多种原因,“现在登山队方面还没有明确说法,我们也不好盲目判断。”

  登山应该循序渐进

  尽管登山很危险,但高敏透露近年来登山爱好者是越来越多,尤其是不少年轻人加入到登山队伍中。高敏特别提醒说,登山切忌“盲目”,要“科学登山”,“登山应该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人的身体对每个高度的适应能力是不同的。能够登上5000米的山峰感觉比较适应的人,才可以尝试攀登6000米。我注意到一些人,登上5000米后就急于想攀登7000米甚至是8000米的高峰,这种急于求成的心态对登山很不利,登山应该是阶梯性地逐步提高。”另外,高敏表示在一般的登山中他会强调“关门时间”,避免一些人盲目行动。“高海拔的地段一般中午12点会有天气变化,因此我们在登山前会说12点要返回。曾经出现过有的人到那个时间,距离登顶只有100米甚至50米的距离,他可能想我花费不少钱来登山,这次好不容易快到顶了,如果不上去下次又要等很久,于是就坚持着要上去,那时候我们都会坚决终止。”

  前期准备是关键

  每年的5月都是登山的好季节,高敏表示除了避免盲目,他还要忠告登山爱好者,要重视前期的训练、准备。“这包括身体和心理的准备,一定要考虑周全。另外还要对自己攀登的山峰有详细了解,比如是冰雪山峰还是岩石山峰,需要相应的什么专业攀登器材,还要留意这座山峰近几年的天气变化情况。”高敏说,登山很多时候都是几个人组成一支队伍去攀登,大家的磨合也十分重要。“我知道有的人去登山,互相之间以前登过多高的山都不清楚,这样就很不利于攀登。我建议一个登山团队成员之间还是要经历磨合期,就是大家有过共同登顶的经历,这样安全系数大一些。”

TOP


实现“7+2”梦想需要具备多种条件才能成功

  人民网 2010-3-9 报道

  简要内容:今年2月初,中国民间登山队的7名队员在攀登大洋洲最高峰查亚峰时,因当地土著背夫突生变故,致使7人被困,所幸最终有惊无险。但还有“超级大满贯”等待永不满足的登山者,那就是登上世界上14座海拔8000米以上的高峰,目前只有西藏登山队的几位队员完成了这一目标。

  实现“7+2”梦想需要具备多种条件才能成功

  今年2月初,中国民间登山队的7名队员在攀登大洋洲最高峰查亚峰时,因当地土著背夫突生变故,致使7人被困,所幸最终有惊无险。继11年前王勇峰完成攀登世界七大洲最高峰、2005年到达两个极点的壮举之后,如今中国民间登山者,也在冲击着这一宏愿。登上世界高峰到底有多难,普通人是否也能实现这一梦想,记者为此采访了登山界各方人士。

  登山·中国

  征服“7+2”人数最多

  攀登世界七大峰,是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在登山圈流行起来的说法。1997年,俄罗斯人konyukhov Fedor第一个完成“7+2”计划,至今全世界仅有11人完成此项探险。其中,中国人占了近一半。

  1988年,中国登山协会确立了一个目标:由同一个运动员完成世界七大洲最高峰的攀登,把五星红旗插上七大洲最高峰。第一个完成登上世界七大峰壮举的中国人是中国登山队的王勇峰和李致新,两个人足足用了7年的时间,终于在1999年6月23日达到目标。

  登山者的目标是永无止境的,在登上世界七大峰的胜利者心里,又会增加一个新的目标,徒步到达南北极两极点,“7+2”的说法正是源于此。2005年年底,王勇峰、次落、记者刘建、万科老总王石以及来自香港的钟建民成为第一批完成“7+2”的中国人,在填补了此前没有国人达到这一目标的空白的同时,也刷新了一项纪录:中国成为完成“7+2”人数最多的国家。

  王勇峰和李致新的壮举,不仅让中国人的足迹遍布世界七大洲的最高峰,更为重要的意义是推动了登山运动在中国的发展,让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参与到攀登世界七大洲高峰的队伍中来。

  刘建说,王勇峰和李致新登山的时代,其本身主要是体育意义,但后来随着国人走出国门,宣传意义明显重要了起来。刘建记得当所在的登山队抵达攀登乞力马扎罗峰时,当地人惊呼“中国人出来登山了”。而在北美登山时,当地媒体进行了报道。以前这项探险运动是外国人的专利,外国人的惊讶也说明了中国国力的变化,中国人有钱了,体育和国际接轨了。

  目前,正在实现“7+2”梦想的人,国内大约有数十人,虽然群体还无法与其他运动相比,但正在逐渐扩大。

TOP

发新话题